冉祁

这里是冉祁呐 也可以叫我ray
有点社障/本命cp太中!
大概会偶尔浮尸出来玩耍w

魔道众人认为自己最幸福的时刻

原著向

忘羡的场合

“幸福的时刻吗..师姐...江叔叔还有虞夫人若还在.... ”“ 当然是现在啦!你说是不是呀蓝湛!”魏无羡小声嘀咕了几句随后挽着蓝忘机的手用那万年不变的笑颜说着。

“嗯。”蓝忘机答着边用另一只没被拉着的手摸上了魏无羡的脸颊,亲了上去。

[啊,狗粮的味道。主持人默默地走向了另一个该采访的对象]



聂导的场合

“当然是当时大哥还在的时候啊,哈哈哈,虽然一直被大哥追着打但是被大哥护着的感觉真好啊。 大哥...看到我现在这个样子,大概真的会打死我吧哈哈...大哥啊..”聂怀桑打开折扇把方才的笑颜和过后的失落模样都一并遮掉了。

[聂导也曾真的一问三不知啊]




蓝思追的场合

“阿婆..姑姑他们还在的话就好了呢,不过后来可以遇见魏前辈和含光君也是蓝愿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啊,还有可以遇见阿凌和景仪他们真的是太好了啊。”想起了往年旧事,眼里闪过了一丝落寞,不过看见在一旁打闹的金凌景仪,思追温雅的面容露出了真心的笑。

[啊,小天使啊qwq。主持人看着思追向自己告别后走向了金凌他们的背影,也默默地走向了金凌。]




金凌的场合

“我凭什么跟你说啊!”“阿凌。”
“好吧好吧。我说行了吧。他们啊 都说我的父母是全世界最好的人,虽然我对他们已经没什么印象了但是我相信舅舅小叔的话!如果他们还在,我一定会是最幸福的孩子。不过现在我有舅舅,还有小叔带大,也算是幸福的吧..哼,还有思追和景仪你们,我就勉为其难的当你们是我朋友了!”金凌在思追的劝导(?)下总算是肯说了,随后露出一脸别扭的样子,不去看思追景仪的脸庞。

[肯定是上天怕金凌的人生太完美了才把他那全世界最好的父母带走的。]




温宁的场合

“欸...我...我吗?嗯...当年身着炎阳烈焰袍,不需要躲躲藏藏可以和阿姐一起行医救人然后再被阿姐扯着耳朵骂自己不长进的时候吧。不过现在也是极好的,如果阿姐在就好了。”“阿姐你看到了吗,阿苑长大了,他很听话哦我会好好保护他的,我也很听话的,魏公子这一世也没必要再修鬼道躲躲藏藏的了。如果你在就好了啊。。。”那个世人害怕至极的鬼将军用着与自己外表毫不符合的温柔声线说着话,过后用旁人听不见的声音自己在一旁小声说着。

[世人皆知那恶名昭彰鬼将军,却无人知晓白衣冉冉温琼林.]






江澄的场合

“啧。这种话说了又有何用,回不去便是回不去了,你走吧。”眼神所显现的依旧是与往常无异的锐利,挥一挥手示意让来人放弃自己的意图,随后转身展现出了落寞神态,尽管只是一瞬。“云梦莲花坞,阿爹阿娘还有阿姐,阿澄想你们了...”

“喂!江澄,你那里好了没有啊!我肚子快饿扁啦!!你再不来我就自己先吃了啊。”被魏无羡这么一喊,江澄的思绪一下子就被拉了回来。

“对啊舅舅,就你一个被问了那么久啊,既然是家宴那应该也不必太过于注重礼仪形式吧...”金凌今天依旧在被打断腿的边缘疯狂试探。

“你们!金凌还有魏无羡!你们都给我坐好闭嘴!”方才的感伤之情已经被金凌魏无羡二人挥之散去,江澄气冲冲地冲到了膳房,一副作势要把魏无羡和金凌抽死的样子。

“啊,终于来了啊,哈哈哈,虽然不是什么正式的宴会,但是大家开始吧。”魏无羡见人走到了自己面前,也不怕自己是不是真的会被打死,笑眯眯地对方才受过采访的众人说道。

“舅舅,生辰快乐!”

“江宗主,思追在这里祝您生辰快乐。”

“江宗主,景仪也祝您生日快乐啊!”

“江宗主,生辰快乐”蓝湛依着自家道侣,随他的愿也真心的祝江澄生辰快乐。

“虽然我也不知为何会被魏兄拉到这里来。不过,生辰快乐江澄。”聂怀桑收起折扇对江澄道贺。

“江..江公子,生辰快乐!”温宁站在门口,恭恭敬敬地道了一声贺,随后便打算一走了之,思追见江澄并没有责怪之意便把自家叔叔拉着一块加入。

“生辰快乐啊师妹!不要太感动了啊嘿嘿嘿。”魏无羡站起来一把揽住了江澄的肩,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

“啧啧啧,滚开,别靠近我,还有谁准你喊我师妹的!”江澄嫌弃状地拉掉了魏无羡的手,可脸上是藏不住的喜悦。

“好了好了,寿星也到了,可以吃饭啦!”金凌说着就想动手开吃了。

“阿凌,长辈都还没说话呢..”思追制止住了阿凌的动作。

阿爹阿娘阿姐,阿澄现在过的挺好的,你们看到了吗 ,魏婴..他也很好,还有金凌也已是可以独当一面的家主了呢。今天是我的生辰,17岁以来,就再没这样过过生辰了。

“喂,想什么呢,喏,这可是我费尽心思努力了好久好不容易才做出来的,你给我感动地喝下去吧。”魏无羡捧着一碗什么到江澄面前。

“这是,莲藕排骨汤!...不会毒死我吧..”

“说什么呢你!我可是以身试过法的了!”魏无羡看着江澄拿着勺子慢慢地喝那碗莲藕排骨汤。



“生辰快乐啊,江澄。”

“嗯,知道了。”





┄┄┄┄┄┄┄┄┄┄┄┄┄完┄┄┄┄┄┄┄┄┄┄┄┄┄

晚吟生辰快乐!生辰嘛,不能虐啊!!

双杰

人物秀秀的,ooc我的

我是和舅舅一样的取名废😂😂
主云梦双杰亲情向,微忘羡,原著向
撞梗的话...应该不会撞,毕竟我的文bug很多
第一次写文,还请见谅。真的很希望再看到当年的云梦双杰啊QAQ

大概也可以算是魏无羡和江澄的生日贺文??ok的话就继续吧↓↓↓↓

━━━━━━━━━━━━━━━━━━━━━━━━━━━━━━━━━

    “听说了吗?那四大家族之一的云梦江氏,江宗主前些天失踪啦!”
      “是呀是呀,那江宗主平日的行事风格,你看会不会是得罪了什么人而被....”
     “嘘!话可不能乱说。”









  
  “欸,我说蓝湛啊,那些该表扬的善事及该辱骂的恶事怎都不如这些道听途说的谣言传的快啊?”魏无羡一同其已结为道侣三年的蓝忘机走在彩衣镇,正要御剑到兰陵和金凌、思追一行人汇合时一路上在彩衣镇听见百姓们对最近莲花坞发生的事情议论纷纷。




     “别理他们。”蓝忘机把原本握住魏无羡的手握得更加紧了些。语毕,双人各自御起剑,向着金麟台的方向飞去。在这三年期间,魏无羡已用莫玄羽的身体成功练出了金丹,虽说灵力不及前世那具身体,但是御剑飞行一段距离还是可以的。御起的那把剑自然也不是随便而是一把普通的佩剑,随便至今都还置放在江澄那里。


     “含光君,魏前辈。”蓝思追规规矩矩地走向前对蓝忘机和魏无羡鞠了个躬。“嗳,是小思追啊。”“嗯”刚落地便见到蓝思追前来,魏无羡和蓝忘机稍稍点了个头以示回应。


     “思追啊,怎不见景仪和金凌啊?”魏无羡见这往日里只要一见面就形影不离的三人却只剩下蓝思追在这,而其他二位又是那欢喜冤家不由得有些好奇。


     “景仪和阿凌在金麟台因为一些小事又起争执了。为了不拖延行程我这才自行出来添购一些装备,正巧就撞见了从云深不知处来的魏前辈和含光君。”就算时间紧迫,蓝思追也还是从容不迫地回答了魏无羡的问题。




    “都几岁人了还在这种紧要关头打打闹闹。思追你先去忙吧,我们一会儿在金麟台碰头。蓝湛走吧!”魏无羡同蓝思追挥了挥手告了个别后便拉着蓝忘机往金麟台的方向走去。




     事情就如之前所说的,前几天,江家家主,江澄便行踪不明。魏无羡一行人也是今早才知道的。至于为何隔了几天才发现是因为江澄平日里独来独往惯了,前几年心情不好时也会把自己关在静室里不吃不喝不见客几天。
也难怪江家人没有发现自己家主不见了,而是一致认为是家主老毛病又犯了,也没人敢去问候这性情阴冷的家主。




     江澄失踪这件事还是被他外甥金宗主金凌发现的。金凌到了莲花坞想去探望自己那孤单的舅舅时被江家的主事客卿告知江宗主已多日未出房门而后自己在门口叫了几十声的舅舅又没人回应,便也顾不着自己的腿还保不保得住,一脚把静室的门给踹开了。怎知门打开了什么都有就是不见这房的主人。




     金凌虽然心里着急不过也已当了好几年的一家之主了,便冷静的问了江家其他人最后一次见到自己家主是在何时。众人的回答皆是在两天前的傍晚,宗主吃过晚饭后便不见踪影了。金凌想了想,两天前自己不是和思追景仪一同去夜猎吗?难不成这舅舅也一同跟去了?



     得知了自家舅舅消失不见了的金凌第一时间想到了魏无羡。可金凌那性子倔得和江澄简直一模一样,又怎可能自己去找魏无羡呢。他只好把这事告诉了蓝思追,蓝思追自然是同魏无羡和自家含光君说了。


     就在今天早上,魏无羡、蓝忘机带着两个小辈风风火火地赶到了莲花坞。“听你这么说,跟着你夜猎也的确像是江澄就做的事啊。不过你都快二十了,怎么他就如此对你放不下心啊。”魏无羡忍不住吐槽了一下。

     “又是如何的邪祟才能够难住江宗主。”蓝忘机难得的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是呀是呀,不过既然已经过了两天都还没有江澄的消息,指不定真遇上什么麻烦了。金凌,我和蓝湛回一趟云深不知处拿些装备,你们三人也到金麟台那里去准备准备吧。等准备就绪,我们到那汇合了便一同前去你们上次夜猎的地方一探究竟。”收起往日里的嬉闹,魏无羡把一切都安排好了。


     即使二人从莫玄羽献舍让魏无羡归来至今也还未和好;不过就算金凌没来通知他,他自己打听到了消息也定然是会去寻的。不是不信任江澄的能力,毕竟能够独自一人撑起整个江家,让三毒圣手这个名号响透整个修真界的人,怎可能没有实力,空有其表。只是他不敢拿任何人的生命当赌注了,多一人多一力量总是好的。







     然后回到现在,金麟台。魏无羡和蓝忘机前脚刚迈入大门,就听见院子那里传来了嘈杂声。“还真是金大小姐啊,几岁人了都还要舅舅跟着!”“又不是我让他跟着的!况且当时你们都在场!还有,不许这样叫我!!”魏无羡循声望去,只见金凌拿着未出鞘的岁华追着蓝景仪同时还不忘回嘴。


     “景仪,原来你也知道自己不小了啊。多大人了还跟群小孩子似的在这大吵大闹,不知羞!”魏无羡快步走到了两人跟前,学着自家蓝二哥哥的语气把人训了一顿。“魏无羡?你什么时候过来的?不是,你凭什么说我,你自己分明也是...啊!含光君...”金凌见这人突然地就回来了还在这里有模有样的训自己,心想这天底下论不知羞,他魏无羡称第二绝对没人敢抢第一。正想怼回去的时候正好瞥见跟在魏无羡身后的蓝忘机,只好乖乖闭了嘴。


     “含光君,老祖前辈。好了,既然人都到齐了那我们是不是也可以出发去找江宗主了啊?”蓝景仪此时也十分有眼力见地闭了嘴,不再吵闹了。“什么叫做人都到齐了啊?你们是吵了多久,都没发现思追不在吗?”魏无羡忍不住扶了一下额,人走了这两个小辈竟然也不知晓。金凌这性格也就算了,可蓝景仪可是个蓝家人啊,他默默地看了眼身旁的蓝忘机,算了,自己也不是第一次怀疑蓝景仪这小子是不是真的蓝家人了。


     “什么?!思追不见了?怎可能,刚刚明明就在这的。”两人这种时候倒是挺一致的。“不是“不见”了,他是到这附近的集市去买些东西,应该也快回来了。”魏无羡说完便让大家到亭子里去,边讨论边等蓝思追回来。



金凌他们上次夜猎的地点是在清河南方那里的一座山上。不过据金凌他们的说法,此山怨气不重,他们一路上更是没遇见什么厉害的邪祟,唯一遇见的凶尸还是一直尾随偷偷保护他们的温宁。




     归来的途中金凌还抱怨了此番夜猎毫无收获,着实令人感到无趣。怎知如今却给了他那么大一个“惊喜”。听了金凌的说法,众人都同意先前去那座山调查,看看江澄是否真的在那里。



     没聊多久,蓝思追就回来了。一回来便见到一桌子人在那坐着等自己,蓝思追有点慌。
“思追,你出去怎么都不和我说一声!我可以跟着你一起去啊。”金凌不满蓝思追出门也不通知自己一声,他才不要和蓝景仪一起待着。“可是...可是我已经说了啊,是你们一直在吵没听见也不理我的..”蓝思追委屈。



     “好了好了,差不多也该出发了。蓝湛。”  “嗯。”众人检查了一下,该带的都带了便纷纷御起剑由蓝思追领头带路往清河的方向去了。



     御剑飞行是非常有效率的,不消片刻,众人便到达了金凌他们说的那座山。魏无羡比他们要慢了一会儿才抵达,蓝忘机显然看出了,不免有点担心地询问道:“魏婴。”“我没事蓝湛,不过是这莫玄羽体内的灵力实在是太微薄了。”魏无羡把自己身体的状况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蓝忘机。他知道自己瞒不过他,也不想对他撒谎。



     “量力而为。”蓝忘机知道魏无羡是不可能乖乖妥协待着山脚下等他们回来的,只得让他小心些而且自己也必定会跟在他身边守着他。
“知道了,我的好蓝二哥哥~”金凌觉得他们三人此刻比那莲花坞满池的花灯都还要耀眼无比。小朋友组只好默默地把头转向了别处。


     腻歪玩,魏无羡观察了一下此山,怨气不算太重?不如说丝毫感受不到怨气。看上去就和外边那些普通的山没有任何区别。刚刚在附近遇上了几个当地人,打听了一下据说这附近村子里也有几人曾在这里失了踪,不过过了今天又什么事都没有的回来了。前段时间也有许多仙门弟子前来调查,可都没发现有何异常。


     “好了,趁现在天还亮着,我们也赶紧上山探一探究竟吧,指不定运气好一会就可以找到你舅舅了。”魏无羡摸了摸插在腰间的陈情,转头向金凌那里说了句,示意可以出发了。


     “那魏前辈,我们是分头行动还是一块走啊?”虽然早已不是三年前在义城遇见的小朋友了,不过蓝思追只要在有含光君和魏无羡在的场合都会习惯性地询问他们二人的意见。


     “一起走吧,还未明白状况之前尽量不要分开。若走散了亦或是遇上什么麻烦就放烟花。”魏无羡说完指了指自己的乾坤袋,示意装在里边的信号烟花。“不是啊,老祖前辈,我看这山和普通的也没什么区别啊,就算遇到了什么我们也一样可以解决的!” 
“小心为妙。”魏无羡正想说回这不知小心为何物的蓝景仪反倒被蓝忘机抢先了一步。“哦.....”蓝景仪见自家含光君都开口了也不敢再说什么。


     一行人就这样一同上山了,由魏无羡和蓝忘机在前面并肩走着打头阵,三个小辈就跟在后面边看看着看看那边打闹。不知道的人兴许还会以为是哪家长辈带着自家的小辈出来玩耍了。


     山里时不时都可以见到几只小兔子蹦过来蹦过去,也可以听见鸟儿吱吱喳喳的声音。若不是相信蓝思追绝不会是个路痴,魏无羡都要怀疑自己到的是不是他们说的那座山了。


    走了半个时辰依然不见有什么异样的魏无羡来到了两条分岔路前,打算问蓝忘机要不要在这里兵分两路然后过一会再一起汇合时突然一阵大风刮过,魏无羡反射性地闭了一下眼,这期间好像听见了蓝忘机喊了声自己。怎知下一秒一睁眼路还是那条岔路,可原本应在身边的蓝忘机和其他几个小辈们却都不见了踪影。魏无羡警惕了起来,握着腰间佩剑的剑柄,环视了四周,做好了备战的姿态。

 

  怎知过了好一阵子都没有任何状况,魏无羡喊了几声蓝湛也不见有回应,而信号烟花为了顾及到小辈,把其余几只都交给蓝思追他们了,自己只剩下一只。看着眼下也不算最糟糕的情况,魏无羡凭着自己的自觉选了其中一条岔路,不想白白浪费了唯一的信号烟花。

    魏无羡就跟着那条路一直走,一直走,仿佛没有尽头。过了一会,魏无羡在一颗大树前停下了,他看见那棵树上挂着一个小巧的铃铛,想都没想地便下意识去碰了一下。这铃铛发出的声音给魏无羡的感觉是,虽说同是铃铛,可云梦银铃的铃声可以让人清心宁神,而这铃声却是在扰乱人心智,想把人拖入梦镜。


     魏无羡像是被人催眠了一般,睁开眼时,映入眼帘的已不是刚刚那颗大树。

       这里是...莲花坞!

      魏无羡想用手捏一把自己,看看是不是在做梦,可这手却丝毫不受自己控制。魏无羡觉得这画面有些似曾相识,仔细一想这难道不是共情吗?!可自己也未曾妥协啊,这具身体的主人又是谁?



     可随后听见的声音和眼前人便解开了自己的疑惑,身体的主人听见自己的名字被叫唤便转过头去还随口应了句什么事。这一回头让魏无羡呆住了,这不就是他自己吗?不,准确来说是前世那个还在自己原本身躯里的魏婴,样貌看上去大约十五六岁,而这个少年羡,刚刚唤的,也就是这具身体的主人,是江澄。


     当魏无羡还在精神恍惚,还搞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的时候,这里的魏婴和现在他所在的这具身体已经走上了船。“阿澄,阿羡,一路小心!祝你们学成归来。”听见这熟悉的声音,魏无羡的思绪猛地被拉了回来,从江澄的视角望去,看见自己那最最最温柔的师姐站在那里,朝他们挥手告别。没有人知道魏无羡此时此刻有多想冲上去抱抱他的师姐,在她面前跪下叩首请罪。但是他做不到,因为他不属于这里。



    控制好了情绪,魏无羡想起了这是当年他们刚要前去云深不知处听学的那天。随后发生的一切,无一不是那般的熟悉,不过是换了个视角,那个人还是江澄。而前世自己不论做什么都会拉着缠着江澄,所以他记忆里和现在江澄所见到的,不会有什么出入。


     他听见自己因为说了“怨气为何不能为人所用”这种话而被蓝启仁训时江澄轻声骂了句白痴,看见年幼的自己在一旁撩拨蓝忘机时被江澄拉了回来还骂了句无聊;也看见当年自己闯祸的时候江澄虽然一脸嫌弃但却总是没有办法放下他不管。魏无羡看着当年的种种,也不知该笑还是作何表情,十分无奈。


    到了当年他和蓝忘机携手屠玄武时,江澄拖着受了伤的身体,不分昼夜地拼了命往莲花坞的方向赶,就算累得走不动了也不愿停下。看了这么多,魏无羡基本已经确定了这并非共情,因为共情会把当事人所经历的痛楚让与之共情者也一并感受到,可他见了那么多却丝毫没有感觉。


     当年被救出后与江澄一同约定的姑苏蓝氏有双壁,他们云梦就有双杰。他可以感受到当时江澄有多惊讶与欣喜,当初的承诺也是真心的,可惜最后他还是食言了。

  

   再来是江家被灭门,唯独魏婴和江澄逃出生天。魏婴把江澄连拖带拽地拉进了一条小巷里。魏无羡记得这里,他千叮嘱万嘱咐江澄在这里待着,随后自己便出去买了些包子,可回来时,江澄却不见了。
可之后他看见的画面让他的心跳漏了几拍。他看着魏婴走后身后竟多了几个身着炎阳烈焰袍的温狗,自己,不,是江澄也不管自己身上的伤,没有丝毫犹豫地冲了上去吸引那几个温家修士的注意。魏婴成功脱了险,可江澄自己却被捉了回去,还被那温逐流一掌毁了金丹。


     魏无羡的心情很复杂,他已经不想再看下去了,他想回到现实,把江澄找出来好好问他,可是不管怎么做他都醒不来。于是他看着江澄如何独自一人重新兴起整个江家,看着他执随便等了自己三个月。他也看见了在自己逝去的那十三年里,江澄每隔一段时日便会去一间房里拭去陈情笛上的灰尘。

    

     一日,金凌忽然问起为何舅舅从不叫自己的字,江澄回了句魏无羡去的不叫。金凌知道后便开始闹了,吵着要换个字。“魏无羡取的,不能换。”江澄眼里闪过了一丝落寞,可随后取而代之的依旧是和以往无差别的犀利眼神。


     魏无羡感觉到了自己身上有被水拍打的感觉,刺骨的寒意遍布全身。不好,下雨了!魏无羡这样想到。可抬头望去,他这不是在江家,江澄自己的静室里吗?随着一阵昏眩感,魏无羡感觉自己的世界都在转动我,睁开眼,面前还是那颗大树,不过那铃铛已不见踪迹。

    “刚刚那...究竟是?”魏无羡一人边嘀咕边朝着刚刚来的方向走,他记得方才路过一座山洞,应该可以在那里避雨,天色也晚了,也该找个地方落脚。


     走进刚刚路过的山洞,魏无羡看见地上有一堆刚刚燃尽的柴火,显然是有人来过的。他还未来得及退出去,就听见有谁的脚步声逐渐逼近。此人刻意把自己的气息藏了起来,脚步声想必是不小心流露出来的。不知来者何人,魏无羡走进了洞穴更深处一点的地方,把自己藏在黑暗中。





    “啧,都湿透了。”魏无羡听到这声音差点跳了起来。“谁?!”虽然没有真的跳起来,可也闹出了不小的动静。洞口那人便是江澄,虽说自己是来寻他的,可他原是打算找到了人让金凌领回家自己和蓝忘机便走人的。谁知如今非但跑不了还要面对面好好聊一聊,不过经历过刚刚那些事,他确实有一肚子的疑问需要江澄解答。



   “是我。”魏无羡乖乖地走了出来,他知道如果自己再不作声,紫电和三毒怕是就在下一秒咻地一声飞到自己面前了。“魏无羡!!”江澄的脸上不含一丝善意,手中的紫电也蓄意就发。“欸欸,江澄你冷静冷静,我不过是来这里避雨的,啊不是,我是和金凌他们一同来寻你的!”“金凌?他在哪?”听见金凌这个名字,江澄脸上的表情倒是缓和了点。



     “我们走散了,刚踏进这山洞你就回来了。”魏无羡感到有点委屈。“……”  “呃....你手上的是山鸡?我们边坐边聊聊好吗?嗯?江澄?”双方都沉默了几分钟,魏无羡见情势不再僵持不下了,便主动提出了坐下来好好聊聊的想法。



     江澄没回应他,走到一边去点燃了柴火,然后熟练地处理了一下手上的山鸡便坐下来烤了。
魏无羡站在一旁不知自己该呆在哪儿,很是尴尬,想了想决定发挥自己不要脸的实力厚着脸皮到江澄附近坐了下来。

     “那个...江澄啊,既然你人好好的,为何不回去啊?”魏无羡好不容易挤出了一个问题,却被江澄回以一个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结界?还是说鬼打墙?”魏无羡在问出前一个问题后也觉得自己肯定是脑子抽了才会把如此白痴的问题说出来。若不是被困住了,谁不会回去啊。





      “不知 。明日天明了我自会去察,你也赶紧从我眼前消失。”江澄果然还是一如既往地不待见自己啊。说完,魏无羡眼巴巴地看着江澄一口一口地吃着刚烤好的山鸡,口水直流。
“喂,魏无羡,要想谁在这就给我处理掉这只山鸡,我吃饱了。”江澄把大约还剩了半只的烤山鸡递给了魏无羡便转过身去不说话了。

      魏无羡接过了烤山鸡,一时间突然觉得眼前人和当年的少年的身影好像重合了。也不知蓝湛他们现在如何了,还在下雨,只能等明日再放烟花了。随后,他像是想起了什么,迅速的把山鸡吃完毁尸灭迹后便一脸严肃地站到江澄面前。




     “你发什么神经啊?吃完就滚一边去,别在我眼前瞎忽悠。”江澄被人盯得浑身不自在,何况此人还是魏无羡。 “江澄,你老实说,你到底瞒了我多少事?”魏无羡知道方才自己所见到的一切都绝非偶然,只不过自己更想听见当事人亲口对他说。

    


     “我?我瞒了你什么?又为何要瞒你?”江澄一时也反应不过来自己这段时间究竟又做了什么,况且他也觉得十几年前的那件事理应不该有人知道的。“你完了?你忘了那我便告诉你。”魏无羡本已不想把那些陈年旧事搬出来让两人都不好受,可若自己不问起,那江澄必定又要自己扛着不知到何时。



     “十几年前,江家...江家被灭,只有我们二人逃出来的时候,你为何会被温家人捉拿回去?!”魏无羡提起当年江家被灭时顿了一下,有点不忍可又坚持问了下去。
“不就是当年我不懂事,想回去取爹娘的遗体可能力不足就被一群温狗捉了回去,还被废了金丹...”瞒了那么久的事,江澄怎可能被魏无羡一逼问就招架不住脱口而出,不过在提到金丹时他的神色有一瞬暗了下来。



     “胡说!分明就是你见温狗就在我身后不远处,一时急了才冲了出去。谁知最后我没事,可你却...”魏无羡急了,既然江澄不说,那他便替他说。



     “无凭无据!你又是从何处听来的谣言!”江澄心里有几万匹快马奔驰而过,可仍旧固执地咬着牙不肯承认。“从何听来?是我自己亲眼所见的!若不是我自己发现了你是不是又要瞒了我又一世?你当初又有什么资格说我骗你!”魏无羡也不是不晓得江澄的性子,只是没想到这些年来又越发地倔了些。

  

   待魏无羡吼完,两人都沉默了好一阵子,最后竟还是江澄先开的口:“哼,要我告诉你?那你倒是说,我该如何告诉你?”江澄轻笑了声,自己隐瞒了那么久的真相,终究是被捅破了,他反过来问了魏无羡。





     下一秒,江澄脸上的自嘲已全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脸惶恐。“至少在这一世,不要再独自扛着了,可好?”听完江澄那不需要回复的问题,魏无羡坐下来把也同是坐在地上一米八几的大人儿一把揽住了。往日里的嬉皮笑脸上只剩下对家人的温柔,像当年江厌离望向他们二人时所流露的那种神情。



     “放开我!如若不一人承担,那还能靠何人?你?!”虽如此说,但江澄始终没有推开魏无羡,任由他这样揽住自己。“若你肯,那我便在。”江澄显然没想到眼前这人会应得如此爽快,就像是等了许久终于等到了自己开口。
“好。”这声好不知等了多少年,也小声得就快要被晚风刮走,消失在空气里。若不是魏无羡就靠在他肩上,那他们怕是又要错过。





就算魏无羡此人曾食言,可他还是会一次又一次的信任着他,哪怕每次心里想着这次就是最后一次了。




     魏无羡显然没想到他会就这样应下了,一时间也不知该作何反应。“可以放开我了吧?”江澄又一次打破了沉默。“呃...啊哈哈哈,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啊。”闻言,魏无羡总算是把人给放开了。“现在可以说说你到这里之前都遇到了什么了吧。”二人终于要开始解决正事了,魏无羡把自己见到铃铛还有之后发生的种种一股脑地告诉了江澄。江澄也表示自己刚到这里也遇过这种情况,不过见到的却是与自己毫无交集的人事物。



     分享完自己所知的情报,双方理了理思绪,得出的结果大致是有人不知何意,在此下了结界,而他们所见的可能就是比自己还要前一个到来的人的记忆。
想了一阵子,两人都累了,魏无羡提出先睡一觉,待明早醒来再出去寻出路并与蓝忘机他们汇合。



     两人各自找了一块还算干净的地,就这样一觉睡到了天明。江澄醒来后走到魏无羡那里,活活把人给拍醒了。魏无羡有起床气,可江澄又不是他的蓝二哥哥,也不理他,自己先出了洞口。魏无羡见人走了,也只好乖乖起身跟在其后。
雨停了,早晨的山林被浓浓的雾气给遮盖住了,若抛开此时二人的窘态,这确实是一副好风景。



      魏无羡跟着江澄来到一片广阔的空地上,取出信号烟花,往空中放了去。放了烟花,两人就在原地干等,实在有些无聊了,魏无羡便开始聊起了最近他和蓝忘机云游四方的一些大事小事。江澄一开始只是任他说,也不做任何反应,到了后面听到魏无羡又犯傻的事情,开始吐槽了起来,还说什么蓝忘机这些年也是不容易啊。


     所以随后金凌和蓝景仪赶到时见到的是曾经的夷陵老祖和那个传闻中心狠手辣的三毒圣手;一个乐此不疲地在说,另一个一脸嫌弃可还是专心在听着的二人,场面要说有多和谐就有多和谐。



     这...这真的是他舅舅吗?金凌差点就要冲上去把自己舅舅的紫电拿出来往那人身上抽一顿看看自己舅舅是不是被夺舍了。“老祖前辈,还有江宗主?”还是少根筋的蓝景仪先叫了对面那聊的正欢并且没有发现到自己和金凌存在的二人。那二人闻声望了过来,金凌见这人身上的气场就是除了衣着有些狼狈肯定就是他舅舅了,连忙冲了过去狠狠的抱住还一边哀嚎着喊了几声舅舅。




    “我还没死呢,别叫的好像我已经不在了。还有都是个大人了,能不能成熟一点?再哭我就打断你的腿!”江澄见眼前被自己一把拉大的小人儿在自己面前哭哭啼啼地实在是一点宗主的样子都没有,也不知自己这个威胁也该换一换了,十几年来也不见他真的抽过自家外甥。





     而对金凌而言,失去舅舅可要比自家舅舅说要打断自己退恐怖几百倍不止。“景仪,蓝湛和思追呢?怎不见他们二人?”魏无羡见不到蓝忘机和蓝思追难免有些担心,虽然他知道自家的含光君就算遇到什么也绝对可以化险为夷。“噢,含光君和思追方才在追一个...人影?含光君让我们二人先来与你汇合,他们随后便到。”

   

  “人影?这地方竟然还有其他人?”魏无羡闻言,放心了下来,四个人就这样在原地继续等着。金凌有很多很多的疑问想要问他舅舅,可江澄却用小孩子不用管这么多和回去再告诉你来打发了金凌。金凌想,刚刚才说我是大人,这种时候又是小孩子了。




     果然,金凌和景仪怎么可能安静站着,这不,才不过几分钟,两人又在一边吵起来了。这两位长辈也懒得理他们,就让他们在那边继续吵。过了一会,蓝忘机和蓝思追果然回来了,不过魏无羡望了过去,蓝湛手里拎着一个....小孩??





    “蓝湛,这是?”魏无羡见了来人原想直接冲上去抱抱人亲一亲蹭一蹭的,不过果然和先搞清楚了状况再说。“魏婴,你没事吧?”蓝忘机过来检查了一下魏无羡全身,确定了没有受伤后便开始向众人解释。“这是方才被我们碰巧遇见的花妖,这座山之前困住了江宗主的结界也是她为了偷窥他人的记忆所布下的。而江宗主和魏婴你们之所以会看见那些事物都是因为此妖每次用完法术都会使她方才所见到的回忆转移到其他物件上所致。”蓝忘机边说,刚刚一直跟着的蓝思追则在一旁点头应是。



     “可我只是想找些乐趣!这里实在是太无聊了,你们人类的事情多有趣啊!况且,我又没害人!看完了我就会把人放走的!”这个样貌看上去不过才六七岁的小孩说话了,这就可以解释为何山下的人失踪了一段时日就会自己回来。



     “小妹妹,你虽不曾害人,可造成恐慌依然是不对的。”魏无羡用对小孩子说话的语气与这花妖沟通,可这小妖竟不理睬他,还一副要杀要剐随你们处置的悲壮表情。




      “噗....哈哈哈,放心吧放心吧,既然你不曾害人,那我们也不会就这样贸然取你性命的。不过你得答应我,以后不许再做这种事情,结界什么的等会也赶紧毁掉,我和这个大哥哥以后每隔一段时日就来这里说故事给你听好不好呀?”魏无羡被这花妖的表情逗笑了,只好想了个法子,又指了指身边的蓝忘机对她说。



     “哼,你们人类都是大骗子!万一我答应了,你们却不来了那我怎么办啊?”听到魏无羡说要和自己说故事,纯真的眼神里闪过了一丝光芒,可又担心这群人不过是在忽悠她。





     “喏,我们打勾勾,谁撒谎谁是猪~如果我们真的很多天都不来的话你就去聂家做一个叫做聂怀桑的人,说是无羡哥哥让你来的,让他也给你说说故事。”魏无羡说着说着就把小指伸出来想和她勾勾手,当众人都用一脸你傻吗 等等眼神来看他时,一只小小的手指勾住了魏无羡的大手。




      “好啊,勾勾手了就不可以变了哦。”小手的主人用她软糯糯的声音回应魏无羡,答应了再也不偷偷看别人的记忆。






“你可以叫我无羡哥哥,然后他是忘记哥哥,我们又该怎么叫你呢?”“我叫莹 。”小花妖天真无邪地回应道。

     “那莹啊,你可不可以给我们带路下山啊?”莹转头看向另一个刚刚追着自己的温柔小哥哥,点了点头。三个长辈和三个小辈就这样跟着一个小女孩下了山。临别前,莹还不忘提醒魏无羡一定一定要记得再来这里跟她说故事。





     “魏无羡,你也真是够朋友啊,自己若是有事不能过来这里的话就丢给聂怀桑。”走了一段距离,江澄终于忍不住心疼了一下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的老朋友,看了眼在和蓝忘机要抱抱的魏无羡,又一下把脸别了过去。眼不见为净。




     “没办法,这里也是他家的地盘嘛,回去后我会和怀桑说一声的。不如,江澄你来和莹说说故事也好啊哈哈哈。”金凌见这两位舅舅顿时有点茫然,谁不知自家舅舅只要一见面,不是对对方视而不见,就是杀气冲天的,自己不在的这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众人决定先陪着江澄,金凌御剑回莲花坞。到了莲花坞,江家客卿和门生见自家家主回来了赶紧前来领罚,江澄难得的赦免了,毕竟是外出没有通报一声的自己有错在先。



     到了江家不久,就接到了蓝宗主蓝曦臣到来的消息。蓝曦臣找蓝忘机有要事,听说对方在莲花坞便赶来了。“大哥。时隔了那么多年啊,云梦双杰和姑苏双壁竟然在这里莫名其妙地聚首了,真是难得。”魏无羡想都没想就把脑子里出现的东西都说了出来。被点名的其他三位和几个不知情的小辈都看向了魏无羡。




      “舅舅,云梦双杰是什么啊?”金凌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也直接问了出来。“你管这么多作甚。还有魏无羡你也闭嘴。”江澄心里想着该不该杀人灭口。




    随后话题又被蓝曦臣拉了回去,众人谈论了一番正事后在江家休息了一阵子便各自启程到自己该归去的地方。







     “魏婴。”江澄把和自己告别后正准备和蓝忘机御剑回去云深不知处的魏无羡给叫住,见人转过身来便把握在手中的东西抛了过去。“不过是物归原主罢。”说完,头也不回的就往屋里去了。

    

  

      魏无羡定睛一看,自己接住的东西,正是那云梦银铃。“喂!江澄,待我们做完了大哥吩咐的事,我就和蓝湛一起回来找你玩!”魏无羡朝着那个被金凌缠着的高大背影喊,便一同蓝忘机走了。




    那个身影还是一如往常地高大挺拔,不过以后再也不会孑然一身了。





完.

江澄此人,独持一家,刻骨三毒;至亲五位,双杰之一。

爆舔!好看炸了

嘿嘿嘿,过年啦稻米们!
起床啦起床啦,别睡觉了
817稻米节,兴奋兴奋!
虽然小哥已经接回来了,也没啥大事发生在长白山了,不过!817就是搞事情的日子啊!!
20180817,第十三年啦喂!兄弟们!我们走过了第十三年啦!
看着无邪从天真变成邪帝再默默地仿佛什么都没有变,看着小哥从一开始无牵无挂到现在终于也有了个归宿,看着胖子金盆洗手,再看着小花从一开始的不信任任何人也不会去帮助任何人到现在只要吴邪call一下马上就到的关系
这期间其实大概真的经历了不少吧
但是现在很多的很多都过去了,也许三叔的谜题还没结束,但是现在的日子倒也挺安稳的吧

总之,你们要好好的过啊!南瞎北哑,东邪西花,啊还有在中间的胖子。

2025年,一定去一趟长白山赴约!!
雪落長白十三載,故人回歸西湖畔
新年快乐!稻米们!
20180817,我在马来西亚,心系长白。

被被的被被被被被摘了 (* ̄0 ̄)ノ
哇啊啊啊啊 终于来了啊啊

第三季啊啊啊啊
为野狗干杯!

去回来啦~
帅炸了!!我可以再刷几十遍!

马来西亚7月5日开始上映了啊啊啊
文野啊!!@

中也的极乐净土ヽ( ̄д ̄;)ノ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6380225?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more&bbid=RyQRcEF1ECVEdEUmWiYUJ0EjQHJKfz9OIBEninfoc&ts=1531014738@502